海外市場如何解讀“一帶一路”?

周浩 原創 | 2018-12-13 15:28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焦點關注
關鍵字:海外市場 一帶一路 

  “一帶一路”不僅是中國國內最為火熱的話題之一,在海外市場也吸引了非常多的關注。這背后不僅代表著中國在世界經濟版圖中舉足輕重的地位,也在很大程度上代表著海外市場對于中國經濟未來走向的關注。

  在過去的一年中,筆者參加了若干次有關“一帶一路”的研討會和路演。總體來說,市場對“一帶一路”的關注度很高,幾乎每場討論都是座無虛席,但平心而論,市場對于“一帶一路”的相關研究和討論仍然是流于表面。筆者認為,海外市場關于“一帶一路”的討論,有以下幾個值得思考的方面:

  首先,很多海外機構在討論“一帶一路”時缺乏對中國經濟的縱深了解,這導致了很多討論變得難以深入進行。筆者參加的大多數關于“一帶一路”的討論,最終往往缺乏焦點,也鮮有實質性的舉措。

  在大多數人看來,“一帶一路”體現了中國經濟的強大,但很少有人從中國經濟自身的發展軌跡中去理解“一帶一路”。在筆者看來,“一帶一路”倡議是中國40年改革開放的結晶,從中國經濟歷史發展的軌跡來看,中國經濟高速增長的重要原因之一,是持續的開放和不斷的改革。從1978年的“改革開放”到1998年的大規模國有企業改革,到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直至5年前提出的“一帶一路”,其實是一脈相承的。中國企業的發展和壯大必然會導致“向外走”的戰略,“一帶一路”在某種程度上只是順應了這樣的潮流。換句話說,無論是否提出類似的戰略,中國企業的海外擴張都是大勢所趨。

  事實上,盡管中國企業的海外擴張已經讓很多人感受到了“威脅”,中國企業的海外收入占比仍然十分有限。如果從債券市場來看,中國的境內人民幣債券市場規模超過80萬億元人民幣,但中國企業和政府在海外發行的美元債券規模則大約只有5000億美元的規模,即尚不足4萬億元人民幣,而中國企業和政府在海外發行的點心債券的存量則在快速萎縮,目前的存量不足3000億元人民幣,與2016年的頂峰階段超過5000億元的規模相比,事實上已經有很大的滑坡。總體來看,中國政府和企業在海外發行的存量債券,僅為境內市場存量規模的5%左右。從這個角度來說,中國企業盡管在海外的擴張看似凌厲,但其上升空間還非常巨大,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一帶一路”戰略可能會加速這樣的趨勢。

  第二,國際市場對于“一帶一路”的解讀存在泛政治化的傾向,這似乎受到了很多國際主流媒體的影響,而貿易戰等議題也讓“一帶一路”難以擺脫政治議題。舉例來說,馬來西亞新總理馬哈蒂爾上臺后,就宣布對來自中國的投資收緊監管,這在某種程度上給“一帶一路”加上了一個懷有敵意的標簽。但事實上,中國企業在海外深耕已久,筆者在新加坡工作,身邊經常可以看到中資機構的身影。這些中資機構已經在海外市場做了多年的探索,來自外國政府的嚴厲監管甚至“出爾反爾”,對他們來說幾乎是家常便飯。只是在媒體關注度提高后,很多本來看似正常的現象,被進行了過度解讀。

  筆者曾經在新加坡接待過一個中國重型機械企業,令我吃驚的是,這家已經在全球重型機械行業名列前茅的企業,事實上已經在東南亞地區經營二十多年,并在若干國家占有相當的市場規模。對于這家企業來說,一方面來看,企業在東南亞各國已經非常本土化,并在當地創造了相當數量的就業,另一方面,對于企業來說,市場環境的變化是永恒的,最重要的是仍然是提升自身的產品競爭力,而非過度強調外部環境的困難。因此,泛政治化的解讀盡管“抓眼球”,但成熟的企業不會對其采取過度反應。

  第三,在前兩者的基礎上,很多國際投資者將“一帶一路”看作是排他性計劃,即中國企業帶著來自中國的資金,在海外市場攻城拔寨,最終將這些海外市場變為自己的后花園。這也是一個令人有些啼笑皆非的觀點。總的來說,中國企業在海外的運營,仍然受到當地政策、金融以及勞工環境的制約,中國企業在海外投資中也并未獲得比其他國家更多的優惠政策。而事實上,中資企業在海外擴張過程中,特別希望讓自身的融資多元化,但國際金融機構對于中資企業的認可程度則仍然很低,這讓很多中資企業不能不過度依賴中資金融機構尋求融資。筆者在很多“一帶一路”論壇中,都聽到了中資機構希望多元化融資渠道的呼聲,但來自國際金融機構的反饋,卻往往仍然是謹慎的。

  從更加現實的角度來看,很多發展中國家本身需要大量的基礎設施建設,中國既然愿意提供相應的資金和技術援助,而其他國家卻沒有“真金白銀”,只有“搖旗吶喊”,理性來看,這些發展中國家是否應該尋求來自中國的幫助呢?另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是,在本輪國際金融危機之后,很多西方國家企業對于海外投資的興趣下降,這也自然地為中國企業進入這些市場提供了客觀的便利條件,對于很多生活在貧困線以下的欠發達地區來說,最直接的需要仍然是改善國民的生活質量,而非糾纏在政治議題之中。

  從海外市場對于“一帶一路”的反饋來看,大家普遍的感受是“一帶一路”是個宏大的戰略,也反映出中國經濟的國際地位已經有了顯著提高,但另一方面卻也存在以上提到的值得思考的現象。換個角度來看,中國在推進“一帶一路”倡議過程中,也應該采取更加溫和以及包容性的舉措。在遭遇批評和各種阻礙之后,中國也應該考慮改善溝通的方式。比如說,中國企業在海外經營過程中,應該更多地去考慮當地的人文和文化環境,而非完全復制自身傳統的經營模式和企業文化,而中國官方也賦予“一帶一路”倡議更多的包容性、兼容性以及多贏性,在對外溝通中采取更加讓人信服和接受的方式。總體而言,筆者的感受是,“一帶一路”的推進不會是一帆風順的,中國政府和企業應該有長遠以及動態的眼光,并在現實中不斷因應變化來進行調整。

個人簡介
德國商業銀行中國經濟學家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