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破裂,勢必加速區塊鏈行業洗牌

孫江濤 原創 | 2018-02-22 18:14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區塊鏈 

 近幾天,幣圈哀鴻遍野,監管層再提示相關風險。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每一個人應該思考,該怎么做,才能不被泡沫所傷;每一個從業者更應該思考,該怎么做才能讓區塊鏈在我們手中完成涅槃,真正成為驅動人類科技發展的顛覆性技術革命,而不是在投機和炒作下中途崩盤。

 

本期區塊君整理了連續創業者孫江濤先生對區塊鏈的理性思考,反復體會,受益匪淺。

 

三個警惕

 

第一、警惕過度數字貨幣化陷阱 


數字貨幣概念是極好的,但是數字貨幣價值卻取決于其流通范圍以及應用數量,在整體行業基礎并沒有大幅提升的情況下,數字貨幣價格過大幅度波動的背后必然蘊藏著相當大的投資風險。 


而對于區塊鏈從業者來說,為了快速、輕松獲取的金錢而過度發行數字貨幣,這場暴富的游戲也改變了區塊鏈設計的初衷,甚至掩蓋住了區塊鏈真正的價值內涵和區塊鏈的終極設想——通過區塊鏈的技術設計,去取代權威控制和情感信任,從而建立一個在運算能力和技術架構上的網絡文明社會基礎設施,所有人都可以參與成為無數節點之一的網絡結構。

 

第二、 警惕法律監管風險 


法律監管空白則是懸在ICO頭頂上隨時可能掉落下來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與IPO、VC等傳統融資方式相比,ICO目前不需要經過監管機構的監管審查,縮短了投融資鏈,為許多不具備上市資格,沒有銀行貸款資質或者缺少風投資源的企業提供了新的融資渠道。與此同時,便利高效所伴隨的還有“尷尬的處境”——政府限制、銀行管控、民眾疑惑、大資金不屑,各種應用與社會需求脫鉤。在行情火爆的背后,即使拋開那些“不靠譜”和顯然詐騙的項目,ICO仍然面臨不少的質疑。在目前這么嚴的監管環境下,就像比特幣一樣,ICO的監管真空現象不可能一直持續下去。 


雖然目前尚未明顯發生ICO發布者卷款潛逃的情況,但并不意味著這個市場沒有“黑天鵝”事件。監管的沙漏已經倒置,一旦最后監管政策落地,服務器一關,最終的結果必然是哀鴻遍野。


第三、警惕技術“拿來主義” 


現階段絕大多數ICO項目都缺乏實質性的技術創新,多是采取“拿來主義”,把比特幣、以太幣等幾個主流區塊鏈進行簡單重組,甚至很多僅局限在白皮書的設想上。夢想很好,但現實是不是“骨感”可能都沒有進入創業團隊的思考范疇里面。單一的創始團隊、捉襟見肘的募集資金,缺乏實質創新的技術支撐,實際上都很難支撐起區塊鏈應用改變世界的“大夢想”。 


ICO或許能從資金上緩解項目啟動之時的燃眉之急,可是,對于ICO創業團隊以及ICO項目投資者,只有“清晰的賽道+創新的解決方案+完善的創始團隊+自洽的社區治理邏輯”才有可能讓ICO項目的夢想落地,也才有可能獲得更持續、更廣闊的盈利空間。 

 

ICO必須納入監管,靴子越早落地越好

 

ICO實際上是一種尚未界定的新的金融創新,按現有的法律沒有監管的依據,也沒有現成的法律關系可以套用。不同的交易結構下,ICO的法律性質也有所差異,可能需要使用不同的監管規則。因此,ICO的的交易結構不同,法律性質完全不一樣,如果監管機構一刀切直接取締,勢必會枉殺無辜。


1、需要明確的事監管單位的問題,即“誰來監管”。以美國為例,美國證監會(SEC)7月出臺的相關監管細則劍指證券屬性的ICO。SEC當時發布的報告主題是針對The DAO項目而作出的調查,即具有基金證券性質的ICO項目,并非籠統地對于區塊鏈、數字貨幣或ICO的研究分析。因此,如果中國借鑒的話,具有證券屬性的ICO也應該由證監會來監管。但是,在中國數字貨幣又是由央行來監管,所以,最終由誰來監管是要考慮的問題之一。


2、監管內容的問題,即“監管什么”。實際上,智能合約的存在,也讓基于區塊鏈技術的ICO所能構造的交易結構日趨復雜,不同的交易結構下,ICO的法律性質也有所差異,需要使用不同的監管規則。


3、ICO實際上是一種尚未界定的新的金融創新。按現有的法律沒有監管的依據,也沒有現成的法律關系可以套用。應該根據ICO的實際交易結構對其劃分法律性質,從而進行監管。從目前ICO的四種分類區探討,分別是虛擬商品類、收益權憑證類、基金份額類和公司股權類。總結來說,ICO的的交易結構不同,法律性質完全不一樣,對監管層來說,監管的形式和態度也完全不一樣。


4、監管流程和機制的問題,切實有效的監管機制是監管落地的保證。要通過核心技術判定、產品方向、信息披露、項目真實性等方面去完成監管落地,以判斷ICO項目是否是有“清晰的賽道+創新的解決方案+完善的創始團隊+自洽的社區治理邏輯”,來確定ICO是切實為了推動區塊鏈行業的發展而進行的。

 

避免被超級泡沫炸飛

 

經歷過2000年前后互聯網泡沫興起和破滅的我,在十幾年創業和投資歷程中,見過無數大大小小的非理性發展和由此而來的大大小小的泡沫,在這個過程中,我學會的一條重要經驗就是:花無百日紅,凡事都有規律可循,非理性的急速發展必然導致泡沫的大量滋生,而一切泡沫都必然會破滅。

 

現在的區塊鏈無疑是積聚了海量的泡沫,而這個泡沫恐怕在2018年,或者說在幾個月之內就將徹底引爆。

 

1、泡沫破裂在即,普通投資者切不可進場接盤


區塊鏈在過去很長時期以來,都只是一種底層技術,應用場景落地進展并沒有那么順利。反倒是由此衍生出來的數字代幣,比如比特幣、以太坊,以及各類代幣,突然成為資本市場的寵兒,成為人們爭相推崇和炒作的對象。在這個過程中,有無數普通民眾得以暴富,也有不少瀕臨絕境的公司起死回生。

 

急漲之后往往伴隨著暴跌。在區塊鏈的熱度達到前所未有頂峰的這兩周,基于區塊鏈的數字貨幣市場卻市值不斷縮水,尤其是最近幾天,各種數字貨幣紛紛暴跌,各路投資者損失無數。

 

尤其是作為散戶的普通公眾,在投資渠道上只能選擇二級市場,在信息獲取中無法得到真正的核心內容,可謂身處食物鏈的底端,在上漲狂潮中自然可以分一杯羹,但在暴跌逃亡中,只能成為最底層的被踩踏者。

 

面對此情此景,我想對所有普通投資者說一句話:現在全球區塊鏈行業泡沫嚴重,風險巨大,且不斷疊加,沒有風險承受能力的散戶千萬不要進場,因為很容易成為接盤俠,成為"韭菜"。想想2000年的互聯網泡沫就知道了,死了多少人,又悲劇了多少家庭。才短短的18年,千萬不能這么健忘。

 

2、區塊鏈從業者應加快場景化實踐


區塊鏈技術作為一項顛覆性技術,其對人類科技進步的推動性,是毋庸置疑的。如果說蒸汽機釋放了生產力,電力解決了人們基本的生活需求,互聯網徹底改變了信息傳遞的方式,那么區塊鏈作為一個分布式公共賬本,最大解決的是不同分裂主體間網上共識的建立,這將可能改變整個人類社會價值傳遞的方式。

 

然而,排名前一百、市值總計已經達到4000億美元量級的數字貨幣發行者們,至今仍未孕育出一家真正做出事情,真正有切實場景落地的,給人類生活帶來真正改變的公司。而紛紛宣言殺入區塊鏈的傳統互聯網公司,目前也僅僅停留在談概念、講故事的階段。

 

并且在區塊鏈這個行業中,三個來自不同圈層的從業者在過去很長時間內有一種不知所謂的互相鄙視和隔閡。

 

專注于做數字資產的人瞧不起悶頭苦干做公鏈的,專注底層技術開發公鏈的人瞧不上整天倒騰數字資產的幣圈人,而互聯網巨頭們,在投身區塊鏈時卻又很難放下身段真正向區塊鏈領域的先行者尋求合作,他們依據自己的傳統互聯網經驗另起爐灶,卻往往事倍功半。

 

這種各自為政的做法,對于區塊鏈技術走向成熟顯然是不利的。

 

3、在2018年可能出現區塊鏈初代巨頭的雛形


不破不立,既是古老哲學,也是歷史經驗。盡管區塊鏈孕育著巨大的風險,泡沫也即將破裂。但是對其前景,我卻堅定看好。

 

我認為,2018年,或者說最近幾個月,當區塊鏈的泡沫被刺穿后,整個行業將由癲狂回復理性。并由此可能會誕生出第一批真正在產業上有影響的公司,也就是區塊鏈行業的初代巨頭。

 

如今,區塊鏈依托于公鏈進行各種應用場景的嘗試也是如此。金融、征信、游戲、版權、食品追溯等等,都在探索之中。比如瑞波幣在全球金融支付中充當越來越重要的角色,比如以太坊開發的基于區塊鏈的寵物貓成為游戲界的新寵……Goopal Bank也在進行數字資產管理、區塊鏈銀行、證信體系等方面的落地,同時對未來區塊鏈的核心驅動力進行相關探索。

 

當然,2018年只是會誕生首代區塊鏈巨頭的雛形,并不是區塊鏈未來的終極應用形態,它的真正的成熟還需時日,畢竟,現在區塊鏈仍然處于早期階段。只是,隨著這場迅速積聚的泡沫破裂,勢必會加速整個行業洗牌的進程,并促進行業趨向良性發展。

 

我真心地希望所有區塊鏈的從業者,能踏實埋下頭來,研發和踐行基于區塊鏈的各種場景落地。而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每一個人的底線和準則都應該是合法合規。現在積累的泡沫,很大程度上就是很多人是無視監管存在,沒有道德底線。

孫江濤 的近期作品

個人簡介
連續創業成功者、天使投資人。先后創辦了神州付、錢袋寶以及閃電借款等企業。2016年創辦了Goopal Group,一個構建全球化的區塊鏈底層技術生態圈的項目,另外還包括:公鏈Achain、數字錢包管家Kcash、一家基于區塊鏈技術的海外網…
每日關注 更多
孫江濤 的日志歸檔
贊助商廣告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