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談中美貿易摩擦:短線和長線的謀求

劉煜輝 原創 | 2018-04-13 14:59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中美貿易 

 

  關于中美貿易摩擦我再說兩句體會,供批判。

  1、川普集團精心策劃了好幾個月時間,從去年8月開始。整個計劃兩個人是核心人物,一個是現在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一個是國貿會主任納瓦羅(Peter Navarro),納瓦羅2015年寫過一本書Crouching Tiger,可以看看。班農是床鋪集團的“戈培爾”。這批人是怎么聚攏到床鋪身邊的。多想想,我們才能體會到美國和西方為什么會“從包容、多元化與全球化向反建制、反文化多元化、反全球化的方向演變”。

  肇始于后冷戰和冷戰結束后的全球化帶來的重組和內部張力,到底給美國和西方帶來了怎樣的經濟結構、社會結構、乃至政治結構的沖擊。

  2、某種意義上講,這是一次對過去40年全球化路徑的清算。我同意孫立平老師的看法。變化發生在兩個層面,一個是在世界格局的層面,一個是在西方社會自身。這些變化都是實實在在發生的。在對全球化的清算中,我們可能需要理解社會和政治思潮的演變:原有的政治議題、政治模式和政治結構都在發生深刻的變化,看待世界的框架和坐標必須隨之而變化。不然,我們越來越無法理解這個世界了 。如果我們的認知偏離真實世界越遠,失誤的成本會愈發的高昂。

  3、要有持久戰的思維。博弈的具體細節都會在金融市場夸張的演繹,波動率釋放是常態的。至少有一點很清楚,現在只是吵架的嚷嚷階段,隔空喊話試探,還沒有進入正常明確層級的談判階段。

  4、短線上講,精心準備的床鋪集團可能是要獲得明確的利益“支票”的。我們不妨沙盤推演一下方向。在現有的貨物貿易層面,開出這張支票其實并不容易。具體講,美國現在的產業結構它拿什么貨物貿易與中國人交換。全球化模型下,強大的跨國公司最后將美國的產業簡化到極致的兩端,一端是知識、技術密集型高端產業,另外一端就是農業。中間基本全空出來了,就是全球化產業鏈:代工廠。美國的高端源代碼是絕對對我們封鎖的,也是對整個外部世界封鎖的,那是美國式資本主義精要所在,是一套靠對人普世價值、原創精神的尊重和體制性保護的創新機制。農業能增加多大的量?汽車關稅?美國人也知道中美之間汽車貿易順差也就80億美元。中國自己一年汽車產量2200萬輛。原油?中國跟俄羅斯、伊朗、中東簽的都是長期穩定的大規模供油合同,增量上能拿出多大的一個量從美國買油。

  想想,這張支票可能還只能從服務貿易方向開。就是我一直判斷的數字和服務貿易市場的逐步開放。這只是個邏輯的沙盤推演,理由我不多講的。

  5、長線謀求的恐怕是美國道路參數的修正。理由我前面講得很充分了。床鋪70歲了。你看看美國的宏觀賬戶這50年滄桑之變的衰敗圖,正好對應著他50年的商海的職業生涯。他應該比任何人都有感覺,美國是怎樣從一個強大的生產者蛻變成一個有點極端的一個消費者的。

  制造業邊緣化和空心化對這個國家教育體系、勞動者技能素質、以及社會階層的分裂的危害。可能進入臨界狀態了。舉個栗子。也許只是一個剪影。2016年,福耀玻璃從國內調集中國工人和已經上崗了半年多的美國工人進行了一場生產效率比賽,給汽車玻璃壓膜。福耀公司制定的生產定額是800片,最終中國工人做到了1011片,超出要求20%,而美國工人平時的工作效率只有500多片,因為比賽激發了競爭意識,才提升到了792片。也就是說實際的勞動生產率美國工人只有中國工人的一半不到。

  所以,你看看床鋪集團開的方子,章法是很清楚的。

  對外提關稅,對內降企業所得稅,跨國公司你們看著辦,你自己去權衡,全球資本配置和布局要不要調整,全球化代工產業鏈會不會沖擊。

  6、最近一段時間,有些個小筒子嚷嚷的一些東西,多理解為情緒自然宣泄,虛妄的東西就不用太計較。你打大豆,打農業,產出的是我們的通脹,還是美國的通脹,想不明白。你打飛機,中國天空現役好幾千架波音,每年折舊有多少,人家如果對關鍵零配件進行報復,你咋辦,常識。拋美債,美央媽QE到期的本息買買債,縮表步子慢點,不就消化了,現在美國的利息比日本、歐洲不知道要高多少,常識。貶值,想人神共糞嗎,產出的都是你的通脹。常識。

  7、最后,我講幾個和股市相關的感性判斷,供批判。

  第一呢,摩擦的成本恐怕不會轉化為美國的通脹,至少主要部分,是由全球代工廠產業鏈去消化,受不了,你跨國資本就想辦法改變自己的資本布局,你自己看著辦,反正我對外提關稅,對內降企業所得稅,我已經做好了,剩下的你自己去權衡。臺積電會不會跌、三星會不會跌、我們的代工廠怕是也在壓力區。我只是沙盤推演,供思考。

  第二,我們要采取措施反制,要鞏固過去二十年全球化的產業鏈的成果。怎么辦。降成本,怎么降?改革是唯一的選擇,改革首要的怕是要強力抑制經濟租金,包括政府的租金、壟斷的租金、土地的租金,把利潤留給真正創造價值而非分配價值的主體。大家都明白,我就不具體講了。所以,金融地產的鍍金時代怕是過去了…,去年代表周期的β的趨勢方向,可能不僅僅是籌碼微觀結構的壓力吧,基本面也是有的吧。包括大消費白馬藍籌,好聽一點叫消費升級,不好聽一點,本質上還是房地產繁榮周期的延伸吧。所謂排浪式消費的線索。

  第三,互聯網的壁壘如果要逐步降低的話,以商業模式創新為主的中概股、獨角獸、TMT的預期?互聯網人口或不能獨享了。

  第四,“進口替代”是明確努力的方向。堅持技術突破、進口替代、向價值鏈的中高端爬升,有哪些?借用床鋪集團報告里的原話“如果中國利用國家機器在價值鏈的地位不斷爬升,基于中國旨在主宰未來的技術,包括機器人、健康科學、人工智能, 這些做法都是威脅美國珍貴的創新領域 ”。對手害怕的就是我們要不懈努力的。臺日韓一年對我們2200億美元逆差,如果能干掉它一半,跟美國人周旋也許會輕松很多。當然這需要一定的時間。

個人簡介
現供職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員,經濟學博士,曾在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從事博士后研究。香港金融管理局(HKMA)客座研究員。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