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籌股必須“講政治”

呂平波 原創 | 2014-04-24 10:03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新一輪IPO啟動本來就是正常的事情,但是正常的事情讓證監會現在弄得多少有點不正常,第一批的預披露名單居然是深夜十一點半掛上網的,結束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時刻了。

  對此,說法各有不同。

  民間戲稱證監會“半夜雞叫”,而《人民日報》則稱證監會“用心良苦”。半夜雞叫的事上一次發生在2007年的5月30日,號稱“5·30”事件,彼時上證指數正如火如荼沖擊4000點上方,有關部門愛民心切緊急降溫推出了調整印花稅的辣手,消息公布時間是深夜十一點四十五分,比這一次更晚。

  實事求是地講,半夜雞叫都是害怕夜長夢多的結果,或者更多的情景是無可奈何之舉,領導舉棋不定,下屬觀望等待,不知不覺,錯過時機,“5·30”當夜新聞聯播報道查處廣發證券時,印花稅顯然還沒定論,否則就上新聞聯播了。而此番IPO重啟在周五例行新聞發布會上尚未定論,周末半夜起風雷,顯然也是臨時起意。反正如果構成利空,投資者也有周六周日兩天時間消化,至少心態上有所準備。

  但是,從現在公布的頻率看,IPO的節奏多少有點緊鑼密鼓的意思,第一天是28家,第二天是18家,第三天是19家,第四天是10家,四天累計已經75家,這其中選擇主板的41家,融資約527.74億元,選擇中小板的17家,融資約79.85億元,選擇創業板的17家,融資約60.39億元,簡單排列就已經看出這次IPO重啟和過去的不同,上交所和深交所的格局在發生變化,上交所開始唱主角,這當然是和證監會不久前修改上市公司發行地的發行份額劃分的規定有關,否則不會有諸多公司,尤其是中小企業改投上交所,而中小板企業銳減也是這種變化的反映。也就是說,并不是上市的中小企業少了,而是相當部分的去了主板。這樣帶來一個新問題,深交所單設中小板還有必要否?另外,一個有意思的現象是中小板雖然規模在主板和創業板之間,但是平均融資額卻是最少的,主板的擴張是否加大了融資的壓力,監管部門最好做到心中有數。

  股市有什么功能?

  一是融資,二是定價。

  站在公司的角度看融資居首位,而站在投資者角度看定價居首位,有價格才能交易,當然有價格也才能相對合理地融資,市值管理的意義在于把兩者結合起來,在并購和被并購的過程中可以討價還價,過高的估值在并購別人特別是自身股價為支付對價時就占便宜,過低的估值則吃大虧,反過來被并購時也一樣,要做到合理公允,誰說了算,市場嗎?

  管理層的重心為什么向上交所傾斜是很多人都在問的問題,問問題的人難道沒意識到上交所在過去的五年中已經被邊緣化的事實嘛?主板市場邊緣化的結果是非常惡劣的,那就是全世界的股市都可以牛,只有上交所一家不能牛,不但不能牛,而且只能熊,不但只能熊途一條,而且必須熊冠全球,主板已經成為中國經濟的反向晴雨表,這對上交所不公平,對投資者不公平,對中國經濟也不公平,股市長期走熊不但挫傷大家的投資熱情,而且對經濟前景失望,更重要的是阻礙改革進程,混合制經濟的大故事可能因此講不下去,無疾而終!如果工商銀行要搞混合制,要轉讓部分國有股,按什么價格?按現在的股價才3.44元,而凈資產工商銀行每股在3.63元,按股價轉就是國有資產流失,吃不了兜著走,按凈資產轉又有哪個老板要做這種生意?工商銀行的混合制就搞不下去,股市是不跟你講政治的,但是你得跟股市講政治。

  優先股、港股直通車、T+0,一招一式都是沖著振興主板藍籌而去的,激活藍籌,恢復估值,管理層的愿望比股民更強烈更迫切,因為長期以往,后果真的很嚴重。

個人簡介
著名財經評論家,中央電視臺和北京電視臺特約評論員,所著著作有《猴市》、《黑莊》、《搏傻》。曾任中華工商時報社副總編輯,《華夏時報》總編輯。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球探篮球比分播网 排列五预测号码 北单比分彩客 微信网站赌注赚钱 24足球比分网 经典牛牛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 体球探网即时 水煮花生小摊子赚钱吗 浙江20选5走势图开奖 亿客隆时时彩票 安徽快三遗漏数据 7m篮球比分即时比分app 大鱼号怎么赚钱单价 广东11选5 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