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中國十幾億居民都要住在幾十層高的樓宇中嗎?

周天勇 原創 | 2019-06-28 11:23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農民 拆除 違建 

   國外特別少的幾十層住宅樓,有的是中國房地產開發商輸出的。大多是在海灣國家,或者特大商業城市地皮特別貴的地方。

  筆者近幾年的一個感覺是,中國住宅建設向樓層越來越高的方向快速發展,城市是這樣,農村也大面積開始了。這樣的建設、居住和關聯的生活、交往和微商業方式,可能會給我們這個民族帶來諸多毀滅性的后果。什么原因造成了中國這一特殊怪異的居住形態,任其下去有什么樣的危害,怎么改革和扭轉?筆者將以《中國人民以后都要居住在幾十層的高樓上嗎?》為總題,陸續發表之一《國外多是城鄉再造,我們卻是大拆大建》、之二《幾十層住宅樓有那些經濟社會方面的危害?》、之三《我們的住宅樓為什么會越建越高?》和之四《城鄉房地建設體制怎么改革,方式怎么扭轉?》。今天發表之一。

  筆者去過許多國家,看過國外城市鄉村的景觀圖片,城市中最高的是金融工商大樓,其次是教堂;住宅有一些是多層的矮樓,也有相當多數量的是庭院和別墅。許多住宅依山而建,順坡而筑,宅院在山丘的綠樹叢中。城市中和城郊大量的平地要么是綠地,要么是耕地和草場。到一個城市中高樓與多層及低矮建筑,高低錯落、草地藍天、綠樹紅墻、依山傍水,美不勝收、心曠神怡。小鎮和鄉村中十幾層和幾十層的住宅樓,非常罕見。筆者沒有看到過。試想,一個小鎮上,一個鄉野,望過去豎立起一兩棟,或者幾棟幾十層的住宅樓,那是什么感覺?簡直就像低矮的草叢中豎起幾個枯死的竹竿一樣難看!試想一個兩山相夾大河川的狹長城市,好好的河谷中,裝了一河川幾十層高的住宅樓,密度很大,高過兩邊的垣坡,樓上見不到山,見不到綠,見不到河,見不到平川。從飛機上下看,就是一個河谷中擺了一河川的鋼筋水泥玻璃盒子!

  國外特別少的幾十層住宅樓,有的是中國房地產開發商輸出的。大多是在海灣國家,或者特大商業城市地皮特別貴的地方。

  而中國住宅建設的一個奇怪景觀是,不論特大和大中城市,還是小城市和城鎮,甚至到鄉村,庭院和幾層的矮樓在逐步地被拆除,騰出地后,新建的住宅幾乎“一刀切”的是幾十層的高樓。一個平原的城市,除了商業金融大樓外,齊刷刷是幾十層的住宅高樓密集林立;一個小城市和縣城中,沒有太高的金融和商業大樓,而矗立起來幾十層高的住宅數幾十棟,甚至以百棟而計。農村不讓自己住宅新建,加上縣里許多農民因為鄉村辦學收縮,務工地又不讓其孩子就學,為了子女教育和居住條件改善,逼他們到縣城買房搬到幾十層的高樓上居住;甚至到了鄉村,許多將農民的宅院都拆了,或者規劃定不得再建,而名其美日村莊整治,將農民攆上了幾棟幾十層的高樓。映入眼中的景觀就如一片草地中豎了幾根電桿那樣丑陋。在全世界的任何一個國家,都找不到中國目前普遍和正在擴大之中城鄉建筑的怪景。

一個新農村設想圖一個新農村設想圖

  我們天天說耕地對于中國如何寶貴,但中國的住宅絕大部分都不利用山坡地,而是建設在大片最平最好的農田和耕地上,這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一個奇怪現象。

  現代政府的主要任務是提供公共服務和公共設施,如世界上許多國家,孩子是可以在務工租住地就學的,不得歧視;農村教育公共服務是公平和均等的。曾看過一個國外山村教師的影片,即使村子里剩有一個孩子,政府也得派教師和有設施提供教育,否則政府違法。許多國家,地方政府要給城鎮和鄉村提供公共基礎設施,主要是供排水管道、自來水廠、污水處理廠。在符合規劃的前提下,居民可以自己在自己的宅地上進行建設,或者在自己購買的土地上建設,這是自己的權利,政府無權干預。

日本農家廁所日本農家廁所

  世界上許多國家和地區,在逐步富裕的過程中,其城鄉建設,特別是住宅建設,方式主要為城市再造和鄉村再造;而我們卻是徹底破舊立新,進行大拆除和大建設。在歐洲,曾經有我們一家房地產開發公司到西班牙收購城市中的一棟大樓,想拆了重建。但是遭到當地法律的限制和輿論的反對,最后沒有拆得了。我曾經在英國住宿,其一些賓館客間,竟然是原來的馬廄改造而來。歐洲在其一戰和二戰后,在其工業化和城市化的過程中,城鄉建設保留了他們相當多傳統的建筑和文化。

  在東亞日本、韓國和中國臺灣省,城市的建設以再造為主,能夠保留和不拆除的,盡可能保留。城市再造和建設,高層建筑主要是金融、商貿等大廈,以及電視塔和教堂等,保留低矮建筑、小巷小街和水系小橋,過去簡陋的庭院升級為舒適好看的別墅;除了別墅,住宅盡可能多還有聯排別墅、多層住宅,許多住宅建在山坡上,依山傍水。

  日本韓國和中國臺灣省,其發展鄉村也不是大拆大建,而也是以再造為主。政府對再造的農村,主要任務是提供排水和道路等基礎設施;農民或者下鄉到農村的市民,自己建設自己的宅院,把過去條件較差的庭院和住宅改造成有鄉村氣息、傳統文化,并與現代結合的別墅。保留和修繕鄉村傳統的公共建筑。也保留了農村的平面社區,鄰里關系、微商業。再造使得一些農村別墅、樹林、道路、社區非常鄉村化,在這樣環境中,許多人還是愿意居住在低矮的宅院中,居住在城郊、小鎮和鄉村中。

  拉美的一些國家,其城市和城郊大面積的貧民窟,許多也采取了再造的提升方式。當經濟有所發展,家庭收入有所提高,居民改善和建設自己的居所,主體加固、內部裝修、外表貼涂,使自己的住宅變成安全、舒適和美麗的建筑。政府主要拓修巷路,完善供水排水和消防保障,防洪排澇,設立警所,建設學校和醫院。這使貧民窟順利地向現代城市轉變。隨著其一代又一代人知識、收入等等的變化,再造的特點是順其自然,成本較低,并保留了微商業、微創業和微就業的機會。

墨西哥貧民窟改造墨西哥貧民窟改造
個人簡介
周天勇,中央黨校研究室副主任,經濟學博士,教授,北京科技大學博士生導師。祖籍河南省南陽市鎮平縣,1958年生于青海省民和縣。社會兼職有:中國城市發展研究會副理事長,中國小城市發展促進會副會長,國家行政學院、中國社會…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